中華兒女新聞網
网球比分直播李宁网

尤紅 醫學者的家國情懷

2019-04-23 11:34來源:中華兒女新聞網編輯:李如是作者:董穎

 

 本刊記者/董穎

 

  短發、干練、語言簡潔準確,尤紅身上有一種典型的科研工作者的印記,所不同的是,她總是那么熱情洋溢、充滿朝氣,說話間哈哈哈地笑幾聲,仿若從未離開象牙塔的大學生。

  也的確,學醫學、做研究、搞科研……從走進大學至今,30年過去,尤紅一直在堅持做一件事,一件她發自內心喜歡的事,也因此,工作著、忙碌著、收獲著、也快樂著。

  學醫 源自興趣

  今年,第28屆亞太肝病學會(APASL)年會在菲律賓馬尼拉成功舉辦,北京友誼醫院實驗中心主任、院長助理尤紅教授當選為新一屆執行委員會委員。

  這是繼老一代肝病學者王寶恩教授、莊輝院士,中生代肝病學者賈繼東教授、侯金林教授、魏來教授和王福生院士后,中國大陸年輕一代肝病學者首次當選。

  “我是站在老師和師兄們的良好平臺上。”師從中國肝病學界奠基人、著名的內科、消化病及肝臟病學專家王寶恩,尤紅如此謙稱。作為一名青年專家,尤紅已先后入選北京市醫管局“登峰計劃”人才,北京市高層次衛生技術“215”學科帶頭人及學科骨干,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專家等,自身做出的努力和貢獻有目共睹。

  走進醫學的大門,對于尤紅來說可謂是順理成章、出自本心。

  出生在科研家庭的尤紅,爸爸媽媽都是工程師,從事航空材料的研究和開發,有時候他們帶回來金屬電鏡的照片,鋪了一床,小小的尤紅就趴在床上,幫大人找哪兩個照片是一對兒的,簡單又有趣。這便是尤紅接受的最初的科學熏陶。

  姥爺是著名的兒科醫生,受隔輩的熏陶和遺傳,尤紅自己對生物也很感興趣,父母很支持這個想法,所以報考大學時尤紅就報了醫科。

  1989年考入首都醫科大學,10年時間完成臨床醫學到碩博連讀,碩士期間就在北京友誼醫院實習的她,感慨自己已經是將近30年的“友誼人”了。

  “雖然學醫很辛苦,但我特別地喜歡。”對于尤紅來說,辛苦不算什么,喜歡才是最重要的,“跟臨床診治比,我更喜歡臨床研究”。臨床研究的意義就在于,現有的治療和診斷不夠完善的情況下,我們有沒有更新或者更好的技術和治療方法。這和我們印象中在實驗室對著細胞、耗子、胚胎所做的研究不同,這種研究是以病人為對象,看怎么樣更好地更新現有的醫治手段、治療方案,怎么提升對病人的治療效果。“這是醫院從事的一項非常重要的工作,它能夠發現臨床中的問題,平時看病中的一些問題,應該怎么解決提出一些方案,然后現有的這些方案怎么更新。”尤紅介紹說。

  作為國家消化系統臨床醫學研究中心肝病方向負責人之一,尤紅在大學期間就選定了肝病作為自己的主攻方向。當年被保送研究生時,尤紅想投到王寶恩教授門下,但是王教授那一年并不招生,特別喜歡這一方向的尤紅不想輕易放棄,就主動找到老師,大膽地表示:我是一個挺好的學生,成績挺優秀的還保送研究生了,您看能不能加我一個學生?沒想到還真行了。從此大專家王教授的學生中又多了一個開朗好學的尤紅。

  科研 來自情懷

  中國是肝病大國,這個肝病主要指的是病毒性肝炎,尤其像乙肝,最高的時候患病率為9.75%,10個人里就有一個。這十幾年來,通過疫苗預防、阻斷母嬰遺傳、治療的規范等手段,得病的人數和比率大大減少,所以現在中國已經從高流行區降到中流行區,大城市已經進入低流行區。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脂肪肝這類代謝性肝病越來越多。談到自己專業的各種數據,尤紅爛熟于心:“隨著人們生活水平提高,脂肪肝現在的患病率是25%,這是第一個1/4;第二個1/4是,這25%的病人中會有1/4進展成脂肪性肝炎;第三個1/4是指,接下來還有1/4會進展成脂肪性肝硬化、肝癌等。”

  這些年,全世界在肝病方面的研究取得了很好的進展,一些少量代謝性肝病,還有丙肝,都可以治愈了。尤紅主持的我國十二五、十三五重大傳染病專項,其中最重要的工作是逆轉肝硬化,這在之前是想都不敢想的。

  “病人肝已經硬了,結節都出來了,我們通過治療能給他軟化了,逆轉回去。目前的研究結果表明,病毒性肝炎肝硬化的病人通過抗病毒的治療等干預,真的能有50%以上的逆轉比例。”尤紅欣慰地說,“這些結果出來,慢慢地我們不僅會在亞太地區有影響力,整個世界都在逐漸關注。期間我們還提出了病理“北京標準”,就是如何觀察和確定病人肝硬化是否逆轉。”

  “把逆轉肝硬化做為核心研究,一定要形成突破,并且能形成突破。”尤紅篤定地說。

  作為國家消化系統疾病臨床醫學研究中心的骨干,能通過自己的工作為老百姓做些什么,一直是尤紅思考和努力的方向。這些年,行業內的專家們和政府部門進行了良好溝通,把肝病規范性的治療納入醫保,一些之前不報銷的項目可以報銷,并且降低看病價格,讓更多病人有機會治病。

  上博士時尤紅就參與了我國第一個抗乙肝病毒新藥的研究。“這應該也是三甲醫院應該承擔的任務。不是僅僅治某一個病人,更重要的是提升整個治療的創新,再把它推廣到別的地方去。這是我們肝病研究中心主要的任務。”尤紅說。

  同時,對基層醫生的宣教也列在常規工作內。“越貧窮的地方,乙肝病人會越多。因為偏遠地區打疫苗要走很遠,不方便;還有的是衛生條件不好,傳染機會多,治療不及時。”尤紅說,“我們連續3年跑到全中國偏遠的地區去培訓基層醫生。今年,我將參加去西藏日噶則培訓,還有青海玉樹一場。這個特別重要,因為當地醫生的規范治療,老百姓的知曉,都能對疾病起到重要的控制作用。我們去一天,培訓幾十幾百個醫生,影響的可能是幾萬人。

  “取消對乙肝病人的就業歧視”,這個政策在出臺當年引起轟動,政策背后有像尤紅這樣的專家們一直的推動。“首先病人確實越來越少了。像大城市,北京原來是9.75%患病率,現在大概是3%,連三分之一都不到了,15歲以下的不到1%。作為專家,在宣教方面做了跟多工作,這也是全國在莊輝教授、賈繼東教授等帶動下多位專家們努力的結果。”尤紅說,“世界衛生組織提出到2030年要消除病毒性肝炎做為威脅人類健康的重要疾病,包括乙肝和丙肝。期待再過11年的努力,這個病就不是大問題了。”

  醫療分級也是專家們呼吁和重視的問題,“好的診治體系讓醫院分級分工明確,基層醫院可以解決一些常見病,它上面有地方區域性醫療中心,可以解決當地病人的一些問題,使大家不用跑到北京和上海就能夠治好病。這樣,國家級醫療中心的專家才能體現價值,因為專家半天只能看20個病人,要把疑難雜癥留給專家。”尤紅說。

  未來,尤紅還會關注肝臟疾病譜的一多一少。多,是指脂肪性肝病,怎么干預,怎么治療,怎么跟多學科合作;少是指少見疑難肝病,這是尤紅心目中國家級研究中心,頂級的研究機構應該擔負的社會責任,“地方看不明白的那些少見病、罕見病,十幾萬分之一的病例,希望出現問題到我們這里來能看明白,且有解決的方案。”

  創新 依靠團隊

  全世界三大肝病學會包括:美國肝病學會、歐洲肝病學會和亞太肝病學會。作為地區性肝病組織,亞太肝病學會是亞洲及太平洋地區最權威的肝病學術組織,覆蓋區域包括中國、日本、韓國、澳大利亞、菲律賓、新西蘭、新加坡等國。

  中國是亞太最重要的成員之一。在亞太肝病學會執委中,尤紅是年輕學者的代表,每年除了開會,還有教育、預防、宣教、培訓、年輕人培養等很多工作。“我是新執行委員,我師哥賈繼東教授當過亞太肝病學會的主席。我們肝病中心有非常好的傳承,從老師開始,師哥師姐們、我,我后面還有更年輕的非常優秀的同事。隨著中國對肝病影響力的提高,在亞太地區的影響力也越來越大。因為我們國家創新能力在整體提升,國家很多科技重大專項支持,未來在整個世界的影響力會越來越大。”

  與國際同步是尤紅一直以來的科研節奏。她在領域內常年舉辦參加肝病年會及學術會議,促進肝病領域的學科內交流與學術研究共享。近幾年,APASL年會都會對肝臟疾病領域的常見疾病進行防治指南發布或更新,為亞太地區肝臟疾病的治療,以及地區內肝臟疾病醫務工作者提供了很好的防治肝病依據。同時,APASL學會也為亞太地區的肝病發展水平跟上國際步伐做出了巨大貢獻。

  談到個人成績、談到未來發展,尤紅說的最多一個詞就是“團隊”。在她看來,自己是站在了老師和前輩的平臺和肩膀上,很早就在老師的引領下接觸到了本領域國際最有名的教授,參與很多新藥的研究。

  尤紅的主要時間和精力分為三大塊:醫療科研、教學和管理。在肝病中心,進行臨床研究和團隊管理;行政方面,擔任院長助理,在管理方面花很多精力;其余時間尤紅都花在了培養學生身上,目前她帶3個博士、6個碩士,還兼顧整個醫院的科研創新和青年人教育培養工作。

  “千金難買喜歡,再累也不覺得。”尤紅覺得診治一個病人或者是做一個研究,是件可高興的事。也因此,她選學生沒有任何標準,就是“你得喜歡”。尤紅希望他們都能夠做自己,張揚自己的個性,要是特別開朗你就開懷大笑,要是特別沉靜你就保持本色,因為性格沒有不好,總有適合你的性格的事情。

  尤紅現在用的手機殼是去年教師節學生為她定制的,上面的文字是她對學生們提的基本要求:規范、勤奮、思辨、視野、創新。這5條是尤紅根據自己親身經歷和經驗的總結,覺得會對年輕人有所幫助和啟發。

  “規范”,在她看來就是不能沒有方向就瞎勤奮,走的不對所有努力都沒有用,任何行業都有一個行業本身的規范。必須把規范打好了,照這個方向再去“勤奮”。

  勤奮還不夠,因為醫學生的毛病就是聽從,上級醫生說什么就做什么。其實還有很多可以探索可以創新的東西,這就是“思辨”。要探究現有東西的毛病,發現問題。

  然后就是“視野”,尤紅深感自己得益于王寶恩教授提供的國際視野當中,所以能很開闊地看到大家在做什么,全世界的研究者都在做什么,誰做的什么研究厲害。同時也有很好的語言能力,可以無障礙的交流,好像和世界其他國家的學者站在同一個平臺上,大家都能看到彼此。所以如今成為導師,尤紅希望自己也能做到這一點,把學生帶進很好的視野,把這一點繼承下來。“我的學生,博士的時候就有機會到世界各地去和一流的肝病專家進行討論對話。許多學生發展的非常好。中國需要創新,醫學需要創新。在無數人創造的規范的大平臺上,我們如果能夠創新一些,就能給老百姓帶來更好的醫療體驗,提升醫療的水平。”尤紅說。

  雖然很多醫學生都被書的海洋淹沒,但尤紅深知學生們的研究能力是能夠訓練出來的,思辨不光是一個想法,而是一種能力,“能力都是能夠訓練出來的”。開研究生會的時候,尤紅會選世界頂級雜志上發表的論文、大名鼎鼎的專家的論文,和學生們一起挑挑這篇論文有什么毛病,如何能做的更好。“都能挑出來的,每個研究都有問題,所以慢慢他們就能發現問題,思辨其實就是發現問題的能力,只有發現問題才能解決問題。”尤紅說。

  全中國有3個國家級消化臨床研究中心,友誼醫院是北京唯一的一家。肝病中心在肝病傳承方面做得非常好,中青年力量都很強,尤紅一直堅信團隊建設非常重要,男女搭配、老少搭配、不同的專業搭配,這就形成了團隊互補。不論是學生、協助者、醫生、護士、統計專家,還是內科、外科的合作,都是依靠團隊的力量才能解決問題。

  她介紹說:“原來有些遺傳代謝性疑難肝病我們也能診斷,但是之后如何治療是個難題,沒有特效藥。現在如果遇到晚期患者,我們有肝移植方面的朱志軍教授團隊,他的領域就是移植,在全球首創多米諾移植,更多的病人就有更多的治療可能,朱教授可以同時開多臺手術。醫學上這種大的技術創新非常重要,可以解決老百姓的常見病和疑難類病。”

  在創新型國家的需求下,肝病中心每年承接的科研項目都在四五千萬以上,國家投入越來越大,研究者自己發起的項目也越來越多。尤紅覺得如今在醫學領域所運用的知識和技術早已經和上學時學的那些不同,醫學技術更新迭代特別快,三五年以后,隨著科技創新領域的拓展,會有更多創新涌現出來,老百姓都夠能用得上并且感受的到。

  “非常好的環境、非常好的前景、非常好的團隊、非常好的年輕人,所以我非常有信心!”談到自己從事的事業,尤紅一連用了5個非常。她覺得一方面自己有些家國情懷,培養年輕人繼承老一輩專家的事業,看到年輕人成長得越來越好,自己發自內心的高興。另一方面自己生性樂觀,壓力可能挺多,但是自己并不覺得,只覺得工作得挺帶勁兒。

  情懷加上興趣,尤紅在醫學科研和團隊事業中實現了人生的價值。

版權聲明:未經中華兒女新聞網授權,嚴禁轉載

熱門排行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