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兒女新聞網
网球比分直播李宁网

封面|楊洪林 驚心動魄背后的外交斡旋

2019-05-28 15:25來源:中華兒女新聞網編輯:李如是作者:李玲

  文丨 李玲

  儒雅的風度,謙和而穩健的行事風格。資深外交家楊洪林是一位成長在時刻聽黨召喚時代的和平使者。楊洪林在外交戰線工作近40年,曾先后任中國駐巴林、伊拉克和沙特阿拉伯三國的特命全權大使。祖國的安排就是他個人的選擇,他駐守在阿拉伯國家30年之久,親歷了戰亂頻仍、危機四伏的生死時刻,也見證了兩國友好往來的歷史瞬間。在向記者的講述中,那些構建中阿和諧彌足珍貴的外交生涯片段一個個呈現,有處變不驚、臨危不懼的驚險故事,也有和阿拉伯大家庭聯歡的場景,可以說他的一輩子都獻給了阿拉伯,獻給了祖國的外交事業。

  身穿防彈衣的中國駐外大使

  1951年3月,楊洪林出生于河北一個普通工人家庭。1971年8月,楊洪林作為首屆工農兵學員從北京軍區內蒙古生產建設兵團考入北京外國語大學學習阿拉伯語專業。剛進入校園的青年楊洪林意氣奮發,對外交官這項光榮的職業充滿了無限向往,立志當一名外交官。

  如其所愿,在1974年7月大學還沒有畢業時,楊洪林就被分配到外交部,并赴埃及開羅大學進修阿拉伯語。楊洪林及家人在那時或許還未曾料想:他這一生的辛勞與榮光從此便與阿拉伯世界緊緊地聯系在一起。此后的30多年里,楊洪林先后在中國駐蘇丹、科威特、埃及、伊拉克、巴林、沙特大使館、中國外交部西亞北非司和政策規劃司任職,歷任隨員、三等秘書、二等秘書、副處長、一等秘書、政務參贊、首席館員、中國駐巴林特命全權大使、中國駐伊拉克特命全權大使和中國第六任駐沙特阿拉伯王國特命全權大使。

  1990年代,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引發了第一次海灣危機。中國外交部成立了危機小組,幫助中國在科威特近5000名勞務人員撤離,楊洪林任危機小組的負責人,從頭至尾參與了這次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國海外最大規模的撤僑行動的全部工作,并為此度過了許多個不眠之夜。“一是要追蹤形勢,研究對策;二是要和國際司協調處理安理會涉伊拉克決議;三是要處理我駐科威特、伊拉克使館撤館和從這兩個國家撤出5000多名勞務人員和僑民,具體組織實施工作量非常大;四是接待與海灣危機有關的外國來訪團組,參加緊急出訪任務也很重。幾乎天天加班,忙了就睡在辦公室。”外交事務盡管千頭萬緒、艱難險阻,他依然不怕吃苦、排除萬難,圓滿的完成各項任務,最終,全體中國人平安回歸故里,與家人團聚,在國內外產生了巨大反響。

楊大使打電話給副總理布爾汗.薩利赫請其幫助營救我被挾持同胞

  2003年6月,楊洪林在波斯灣美麗的海灣島國巴林當大使已兩年多,一份突然的任命改變了他的生活軌跡——他被任命為戰后中國首任駐伊拉克特命全權大使。“戰后的伊拉克改朝換代,正處于一種重大而深刻的政治、經濟、社會變革之中,面臨著全新的局面,中國和伊拉克的關系也面臨著新的考驗。在這種情況下出使伊拉克,深感光榮,責任重大。”今天,當他再一次提起那些戰火紛飛的歲月和驚心動魄的時刻時,他只是用近乎平淡的語言娓娓講述過去,但即便如此也難掩昔日那驚心動魄的戰火里這位中國大使外交斡旋的風采。

  這是楊洪林第二次前往伊拉克。1999-2001年薩達姆還執政時,他第一次作為駐伊拉克使館政務參贊、首席館員到任伊拉克,他親歷了伊拉克因入侵科威特受到聯合國最嚴厲制裁,食品奇缺,電力供應嚴重不足,“石油換食品”計劃的實施才讓伊拉克人有飯吃,使得社會得以基本穩定。2003年3月,伊拉克戰爭爆發,中伊雙邊關系受到影響。戰后,隨著伊拉克政治重建的發展,中伊雙邊交往逐漸恢復。這一次,楊洪林作為戰后首任中國駐伊拉克大使赴任,但此時剛剛結束戰爭的伊拉克還沒有消除戰亂的不斷侵擾,核污染嚴重、缺電、水污染,安全得不到保障。美軍直升機低空飛行,美軍坦克車、裝甲車風馳電掣。爆炸、襲擊、搶劫和劫持人質事件頻頻發生。在這種極其惡劣的情況下,楊洪林和夫人陳珍美身負祖國交予的使命收拾起了行裝,在父母和女兒的擔憂中于2004年中秋正式踏上了局勢動蕩的伊拉克。

  不同以往,這次迎接他們的不是鮮花和掌聲,而是沉甸甸的防彈衣。按照國際慣例,新任大使到任,駐在國外交部禮賓司都要派人到機場迎接。但當時的伊拉克不安全,事前伊外交部告知,禮賓司不派人到機場迎接,迎接他的是使館人員和全副武裝的中國武警。到達巴格達機場后,武警第一時間幫他們穿上了防彈背心,戴上了頭盔。

  然而這只是個開端,槍炮聲中入睡、爆炸聲中驚醒成為了日后的家常便飯。危險無處不在,我國政府派武警赴伊拉克保衛我國駐伊使館的人員安全,外交部給每人上了人身意外險。使館駐地幾次遭到誤擊,楊洪林在外出時曾數次與死神擦肩而過。特別是2005年1月,為救8名被劫持的中國同胞,他親赴劫持組織大本營做工作,面臨了生死嚴峻考驗。

  巴格達時間2005年1月18日下午2時30分,楊洪林在電視新聞中得知8名在伊拉克務工的中國福建公民被挾持。在證實這一消息后,他第一時間里展開了爭分奪秒的緊急營救:首先將此事報告國內,同時向伊拉克政府有關部門通報情況,要求提供幫助;第二是組織力量,盡快核實這8人的身份;第三是召開使館緊急會議,展開營救工作。18日下午和晚上,他緊急動用一切外交和民間資源,吁請伊各界朋友幫助營救被挾持人員。18日晚上,楊洪林聯系影響較大、收視率較高的阿拉伯電視臺、伊拉克電視臺以及當地報紙,接受采訪,宣讀使館營救聲明。他的辦公桌上同時放有6部電話,以便及時和外界聯系。

  21日晚上,楊洪林的一位伊拉克朋友打電話告訴他,挾持者已經看到了他的兩次電視講話。考慮到伊中友好關系,他們準備放人。得知此消息,楊洪林決定親自穿越危險重重的“死亡之路”前往接人地點營救勞工。臨行前,他做了最壞打算,把使館人員召集在一起,宣布他不在期間由政務參贊、夫人陳珍美負責,安排8名同胞食宿和回國機票等事宜,特別強調不得向外透露任何救人信息。分離時大家心情都很沉重,因為誰都不知道在救人過程中會發生什么。最終,不辱使命,楊洪林等人在戰亂的伊拉克冒著生命危險成功營救8名被劫持的福建同胞。外交部給駐伊使館記集體一等功。

  就在營救8名被挾持同胞最緊張的時刻,楊洪林的母親被確診為癌癥晚期。夫人陳珍美怕他知道后會影響營救工作,便與女兒商定暫時不把這一消息告訴他,由她和女兒協商處理母親后事。當年9月12日,楊洪林83歲的老母親最終因癌癥去世。楊洪林寫道:“我愛我的母親,但更愛我的祖國,更愛我從事的外交事業。母親養育了我,國家培養了我,我應該堅守我的崗位。自古以來忠孝難兩全。噩耗傳來,無限悲痛。”楊洪林就是以這樣的熱情和敬業精神,在肩負重責的情況下,完成了自己的使命,為中伊兩國的友誼,續寫篇章。

  

▲ 2005年9月29日,楊洪林大使(左一)和政務參贊陳珍美(左三)去“綠區”見聯合國伊拉克特使

  “穿針引線” 促成多次友好合作

  周恩來總理曾任中國首任外交部長,在外交部建立初期他就把外交人員稱為“不穿軍裝的文裝解放軍”,要求外交人員要“站穩立場、掌握政策、熟悉業務、嚴守紀律”。楊洪林一直將這16字方針作為激勵和鞭策自己做好外交工作的座右銘。他在阿拉伯國家的外交事務中廣交風云人物,數次談判化解危機,促成國家間的友好合作。

  “作為特命全權大使,主要職責是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捍衛國家核心利益,促進與駐在國友誼與合作。為此,要做好交友工作。交友要堅持不懈,細水長流,不斷加深友誼與相互理解,取得對方信任。重點要深交管用的高層朋友。”楊洪林在談及平時在駐在國的外交工作時說。

  為了更加有針對性,楊洪林根據國內形勢發展和對外工作總體要求不斷調整交友計劃。2000-2003年,楊洪林駐巴林王國特命全權大使,民眾普遍反映申辦簽證難,阻礙了雙方擴大交流合作,他就重點做巴林上層特別是首相和內政大臣等重要王室成員工作,把推動盡快實現簽證便利化作為重點。在成功推動巴林首相首次訪華并取得圓滿成功時,巧用陪車機會,繼續見縫插針做首相工作。首相返回酒店后就電話指示巴林內政大臣在一周內對中國公民實施落地簽證政策,這極大地促進了雙邊合作和人文交流快速發展。

  楊洪林善于抓時機巧妙地做工作,曾多次促成兩國領導人之間的友好會談。2007年11月至2011年10月,楊洪林出任中國第六任駐沙特阿拉伯王國特命全權大使。2008年5月11日,沙特首都利雅得雅瑪瑪宮舉行向沙特國王阿卜杜拉遞交國書的儀式。在沙特遞交國書,一般一年安排兩次,每次大約20位大使,遞交國書時可以即席講五六句話的簡短致辭,不安排國王單獨會見。儀式上,阿卜杜拉國王右手站著兩位御用翻譯,一位是英語翻譯,一位是法語翻譯,使節致辭時可以使用英語或法語。和其他大使不同,楊洪林在遞交國書時既沒有用英語也沒有用法語而是用阿拉伯語同國王講話,國王聽到他流利的阿拉伯語非常高興。看到此狀,楊洪林借機向國王強調,中國領導人高度重視發展兩國關系,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希望于今年6月訪問沙特,結識沙特領導人,并與沙特領導人就發展兩國關系和共同關心的問題交換意見,國王聽后非常高興,當即表示歡迎習副主席訪沙。而在遞交國書之前,國家副主席習近平于6月份訪問沙特的照會自發出后,沙特方面遲遲沒有答復,習副主席此次出訪還有其他國家,考慮到訪問時間銜接問題,國內正在寄希望于沙特方面能盡快給予答復。

  作為兩國的友好使者,作為代表中國形象的駐外大使,楊洪林為祖國的發展感到驕傲與自豪,他時刻不忘亮出中國名片,為中國制造“打廣告”。在與沙王室重要成員——主管城鄉發展事務大臣米特阿卜親王的交往中,楊洪林著重宣傳青藏鐵路建設中的感人事跡,親王把中國“鐵路人”不怕困難和犧牲,克服了眾多難以想象的技術和地質難題,建成了世界第一條高原鐵路的故事轉講給了阿卜杜拉國王。2009年2月10日—12日,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對沙特進行國事訪問。訪問期間,中國與沙特簽訂了五項協議,其中包括麥加輕軌鐵路項目。除此之外,在胡錦濤主席的這次訪沙前,楊洪林還成功說服沙王室同意與我國簽署政府間第一個石油合作協議,對促進能源合作,保障我經濟健康持續發展具有戰略意義,成為胡主席第二次訪沙亮點。

  2011年10月,楊洪林利用陪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天津市委書記張高麗會見國王的時機,打出中國工商銀行擬在沙特設分行的信息,他說,中國工商銀行是中國最大的商業銀行,該行擬在沙特設立分行,這是加強兩國金融合作的重要舉措,希望國王陛下和沙特政府予以積極回應,國王當即表示歡迎和支持。數日后,中國工商銀行行長楊凱生率團訪沙,向沙方正式提出設立分行申請,楊洪林分別向沙特財政大臣阿薩夫(現外交大臣)和央行行長引薦了楊凱生行長,當面遞交中國工商銀行開設沙特分行的申請書和有關材料。此后沙方一路綠燈,一年后中國工商銀行沙特分行就成功舉行開行典禮。

  2007年11月—2011年10月楊洪林擔任中國駐沙特大使的這四年是中國與沙特建交以來最好的發展時期,他以高超的外交魅力化解了數次挑戰并促成了兩國間的多次友好合作,戰略性友好關系快速、全面、深入發展。2008年四川汶川發生強烈地震后,阿卜杜拉國王和政府在第一時間,向中國提供了5000萬美元現金和5000萬美元緊急援助,數額之大,速度之快,物資質量之高,沒有任何國家可比。“患難知真情”,沙特善舉在我國人民中產生了巨大反響,大大地拉近了兩國人民之間感情,強有力地促進了中沙友好關系快速發展,在中國迅速掀起了一股“沙特熱”。

  2010年中國舉辦上海世博會,沙特積極給予支持,撥專款1.5億美元,并多次就設計方案傾聽楊洪林意見,建設了別具特色的國家館“月亮船”,贏得了中國老百姓最高評價,觀眾排隊長達6小時,600多萬觀眾踴躍參觀,沙特館獲最佳展館榮譽。閉館后,沙方將展館無償贈送中方,包括1600平米特大寬銀幕和頂級音響設備。沙特積極參與上海世博會,使“沙特熱”在我國進一步升溫。外交部給駐沙特使館記集體一等功。

  2011 年,楊洪林被沙特國王授予阿卜杜勒·阿齊茲國王(阿卜杜拉父王、沙特開國國王)一級勛章,成為自中國沙特1990年建交以來獲此殊榮的第一位中國駐沙特大使。

  

  ▲ 2008年4月3日,阿卜杜拉國王會見楊洪林大使

  打破境外組織干涉中國內政圖謀

  2009年7月5日,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首府烏魯木齊市發生了一起震驚中外的打砸搶燒殺事件,造成190多人死亡,1000多人受傷,引起了世界轟動。中國政府為了保護民眾的生命和財產安全、維護國家的安定和民族團結依法采取措施,卻被西方媒體說成是民族和宗教問題,企圖抹黑中國。

  伊斯蘭合作組織秘書長伊赫桑奧盧對中國進行無端指責,質疑中國過度使用武力,并動議伊斯蘭合作組織召開外長會議討論“新疆局勢”問題。這是明顯干涉中國內政。駐沙特使館根據國內指示,與伊斯蘭合作組織進行了必要的交涉后,該組織表示將外長會議推遲到7月22日。

  為了加大做伊斯蘭合作組織的工作力度,堅決打掉擬議中的外長會議,楊洪林奉命中斷休假提前返館,和伊斯蘭合作組織打了一場艱苦的“遭遇戰”。他首先會見了伊斯蘭合作組織少數民族事務總司司長塔拉勒,塔拉勒是沙特人。當時秘書長伊赫桑奧盧在瑞士休假,秘書長顧問馬斯利也在開羅休假。

  在一個多小時的會談中,楊洪林堅持以情動人,他說,“對“7·5”事件,中國政府已經多次闡明原則立場,這是中國的內政,并多次向伊斯蘭合作組織介紹了事件真相。“這次事件,是一小撮分裂分子內外勾結策劃制造的一起嚴重恐怖犯罪事件,旨在破壞新疆的社會穩定和經濟發展,破壞民族和睦。它既不是民族問題,也不是宗教問題,與穆斯林無關。阿卜杜拉國王曾經說過,作為穆斯林,首先應該愛國,應該做個好公民。中國對恐怖主義的立場是一貫的,即:反對將恐怖主義與特定的宗教、民族和國家相聯系。反恐需要國際合作。希望貴組織認真對待并積極回應中國政府的要求,立即取消討論‘新疆局勢’的會議。如果貴組織還有不清楚的地方,那么雙方可以溝通,但不能開會討論,因為這是中國的內政!”

  談話中,塔拉勒撥通了伊斯蘭合作組織秘書長顧問馬斯利在開羅家里的電話,楊洪林與馬斯利通了話。在電話中楊洪林特別強調當前國際形勢復雜多變,面對新的嚴重挑戰和考驗,雙方更應加強協調,密切合作。他強調,“中方理解伊斯蘭合作組織對中國穆斯林的關切,但‘7·5’事件的肇事者是一小撮分裂分子,他們通過打砸搶燒殺來破壞國家安定,破壞民族團結,破壞經濟發展,企圖達到分裂祖國的目的。這些人決不能代表穆斯林,他們的行為嚴重歪曲了伊斯蘭教義,嚴重損害了穆斯林的形象。希望伊斯蘭合作組織從發展與中國關系的大局著眼,對中方的良好愿望作出積極回應,請敦促秘書長立即取消原定討論‘新疆局勢’的外長會議,以推動雙方關系順利健康發展”。

  楊洪林成功勸說了馬斯利和塔拉勒,二人積極做秘書長工作,促其盡快對中方要求作出積極回應。第二天下午,塔拉勒打電話告訴楊洪林,經過作秘書長的工作,伊斯蘭合作組織為了積極回應中方要求,決定取消原定討論“新疆局勢”的外長會議,并已將此決定通知各成員國。秘書長顧問馬斯利在秘書處召開吹風會,通報了秘書處與中方接觸的情況,通報了秘書處與中方商討秘書長訪華事宜,介紹了新疆的歷史和現狀,強調“7·5”事件系中國內政,伊斯蘭合作組織不支持分裂活動,尊重中國的領土完整。

  楊洪林口述領略中國領導人的外交風采

  中沙建交18年來,兩國領導人高層互訪頻繁,友誼和政治互信不斷加深。時任國家主席胡錦濤曾于2006年4月和2009年2月兩次訪沙。

  阿卜杜拉國王2005年8月登基后,2006年1月首次出訪就訪問了中國,而且中國是第一站。2006年1月是阿卜杜拉國王第二次訪華,第一次是1998年——時任王儲。2006年4月,胡錦濤訪沙,兩國領導人在三個月內實現了互訪,這在中國對外關系史上也是不多見的。

  2008年12月,在華盛頓出席二十國集團峰會期間,國王再次邀請胡錦濤訪沙,胡錦濤欣然接受。時隔2個月,兩國領導人再次在利雅得相會,都格外高興。胡錦濤主席第二次訪沙,沙方給予了最高禮遇和熱情周到的接待。79歲高齡的阿卜杜拉國王不顧年邁,冒著烈日率王室成員和內閣大臣等到機場迎接,在機場舉行了隆重歡迎儀式,沙特民間藝人跳著歡快的傳統民間舞蹈,歡迎來自遠方的貴賓。兩國元首在機場貴賓室親切會見了12名來自四川汶川地震災區的中國少年兒童。晚上,阿卜杜拉國王舉行家宴,盛情款待胡主席。沙方破例邀請31名中方陪同人員出席。

  當時國際金融危機影響不斷擴大和蔓延,在此背景下,中沙作為兩個有著重要影響的發展中大國,需要協調立場,加強合作,以維護兩國和發展中國家的共同利益。兩國元首就如何深入發展中沙戰略性友好合作關系以及共同關心的國際和地區問題友好地交換了意見。

  使我感到榮幸的是,胡錦濤主席在會見國王前后兩次召見我談對沙工作,這是一種殊榮,更顯示我最高領導人對中沙關系的高度重視。

  2008年6月,我榮幸地接待時任國家副主席習近平首次訪沙,親歷了習副主席的領導魅力和高超外交技巧。

  首都利雅得夏季高溫炎熱。每年5月至10月,國王和政府閣員都要到西部海濱城市吉達避暑辦公,到10月中旬才返回利雅得。

  習近平訪問活動集中在吉達和東部石油重鎮達曼,特點是活動多,時間緊,雙邊和多邊交叉。習近平非常會做工作,與沙特國王等領導人雖都是初次見面,但都有一見如故的感覺,親切友好,氣氛融洽,談得很深入。話題涉及兩國關系、國際和地區問題等共同關心的問題。會見結束時雙方都感到意猶未盡。國王、王儲和親王緊握習近平的手送至門口依依惜別。

  習副主席首次訪沙取得最重要成果是,加深了與阿卜杜拉國王等沙方領導人的友誼,促進了兩國關系的發展,與蘇爾坦王儲簽署兩國政府聯合聲明,將中沙關系提升為戰略性友好關系,并設立兩國最高委員會來規劃和指導雙邊關系發展,還與蘇爾坦王儲共同見證兩國政府協議簽字儀式,簽署的文件包括:《中國政府與沙特政府建立戰略性友好關系聯合聲明》,《中國政府與沙特政府關于基礎設施項目合作協議》。

版權聲明:未經中華兒女新聞網授權,嚴禁轉載

熱門排行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