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兒女新聞網
网球比分直播李宁网

魯冠球 藏在萬向節里的企業家精神

2018-11-28 13:39來源:中華兒女新聞網編輯:陶子作者:記者 華南

  “回想我們這代人的創業夢,從被當作‘資本主義尾巴’東躲西藏,到在計劃經濟夾縫中‘野蠻生長’,再到改革開放中‘異軍突起’,以及全球化中無知無畏闖天下,可以說是跌宕起伏。”2017年9月26日,魯冠球在學習《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營造企業家健康成長環境 弘揚優秀企業家精神 更好發揮企業家作用的意見》后,“心情難以平靜”,連夜寫下并發表署名文章《時代契機 我們沒有理由錯過》。

  一個月后,這位中國改革開放第一代民營企業家代表人物之一、萬向集團創始人在杭州蕭山家中溘然長逝。魯冠球的萬向集團,脫胎于他的起家產品萬向節,汽車中十分不起眼的一個小配件,并將之做到全球規模第一。48年間,他以“奮斗10年添個零”、年均25.89%的增長業績,把一家曾用廢鋼管、舊鐵線作原料,生產船釘、鐵耙、犁刀的農機廠,經營成為擁有4萬名員工,營收超千億、利潤過百億的現代化跨國企業集團。

  雖然魯冠球辦廠的時間比改革開放還要早上10年,但是他終其一生的創業夢想與實踐,都與時代的進程密切相連。魯冠球的創業史,也是改革開放后第一代民營企業家篳路藍縷的縮影。

  從田野走向世界

  “從田野走向世界的農民的兒子”,這是萬向集團官網對魯冠球的描述。

  1945年,魯冠球出生于浙江錢塘江邊的寧圍童家塘的鄉村,不到9歲就開始干農活,真正嘗過“面朝黃土背朝天”的滋味。“靠天吃飯不保險,我以后要當工人賺錢!”15歲時,讀初中的魯冠球被迫輟學,經親戚推薦到蕭山縣鐵業社當打鐵學徒。三年后就因人員精減而被打發回家。1969年,國家批準每個人民公社可以開辦一家農機廠。得知這一消息后,24歲的他變賣了全部家當籌集了4000元,帶領6個農民創辦了寧圍公社農機廠。

  魯冠球辦廠,可以說真是從一窮二白起家。工廠沒有地方買原材料,他蹬著一輛破自行車每天過江到杭州城里,走街串巷地收廢舊鋼材,有時候就蜷在一些國營大工廠的門外一整天,有廠里不要的廢鋼管、舊鐵線扔出來,就寶貝一樣地揀回去。

  到1978年,雪球慢慢滾大,魯冠球的工廠竟已有400人,年產值300余萬元,廠門口掛著“寧圍農機廠”“寧圍軸承廠”“寧圍鏈條廠”“寧圍失蠟鑄鋼廠”四塊牌子,到這一年的秋天,他又掛上了“寧圍萬向節廠”。四周的農民恐怕沒有幾個弄得清楚失蠟鑄鋼、萬向節到底是個什么東西。在后來人看來,從農作耕地到初級工業化之間,魯冠球似乎已經在費力地搭建自己的企業基石。1980年,魯冠球又將廠門口四塊牌子摘掉三塊,只保留“蕭山寧圍公社萬向節廠”,從此專注于此。1983年,“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先富帶動后富”的口號提出,肯定了非國有企業家存在的合理性,他抓住機會,成為蕭山縣承包企業的第一人。1984年,美國舍勒公司“相中”萬向,萬向產品自此走出國門。

  1988年,魯冠球以1500萬元向鎮政府買斷萬向節廠一半股權,萬向搖身一變成為當時還頗受爭議的“民營企業”。

  1992年,浙江萬向集團公司掛牌成立。兩年后,萬向錢潮股份有限公司在深交所上市,成為全國第一家上市的鄉鎮企業。

  此后,面對洶涌而來的國際化大潮,魯冠球更進一步抓住機遇:1994年,萬向美國公司注冊成立,這是魯冠球為整合海外資源而投下的一枚重要棋子。隨后,萬向美國公司收購了QA1公司的股份;2000年由于舍勒公司經營不善,萬向整體收購了這家當年第一次將萬向領向國際市場的公司。2001年8月28日,萬向又收購美國一家納斯達克上市公司——UAI公司,開創了中國民營企業收購海外上市公司的先河。2013年,萬向又正式收購美國A123系統公司,在業界引起巨大反響。此時的萬向,已從一個萬向節廠家蛻變為從零件到部件,再到系統模塊供應的世界級汽車零部件企業。

  1985年,美國的《商業周刊》以《中國新時代的英雄》為題報道了魯冠球和他的萬向節廠,這是魯冠球第一次出現在海外新聞媒體上。五年后,他成為美國《新聞周刊》雜志的封面人物。作為新中國第一代民營企業家,他還贏得了《華爾街日報》以“國家英雄式人物”為定義的贊譽。

  1987年,魯冠球當選中共十三大代表,在會議期間,作為唯一的企業界代表出席中外記者招待會,接受采訪。

  2016年胡潤富豪榜,魯冠球家族以550億元排在汽車富豪榜首位。不過,他的危機感從未消除過。“晚上做夢,夢見企業破產,一下從床上跳起來。”他曾說,“沒有這個緊迫感是不行的。”在魯冠球的追悼會上,兒子魯偉鼎在悼詞中評價父親:“面對最大困難時,他最樂觀;面對最多風光時,他最謹慎。”

  執著的民族汽車夢

  跟其他改革典型不同的是,面對鮮花、榮譽,這個修車匠出身的中年人從來沒有頭腦發熱過。魯冠球拒絕把工廠的總部搬進杭州城,在萬向節之外,他唯一感興趣的就是汽車制造。又或者,萬向節也是他汽車夢的一部分。

  1979年,《人民日報》的一篇社論《國民經濟要發展,交通運輸是關鍵》讓魯冠球敏銳地判斷,中國將大力發展汽車業。汽車做不了,他決定集中力量生產一個寧圍公社農機修配廠已經在做的產品:汽車傳動軸與驅動軸的連接器。

  在他老宅的墻壁上,從早年間起就掛著一個碩大的鏡框,里面是一張豐田汽車的圖片。魯冠球說,每次看到這張圖他就會受到刺激,“為什么到處跑的不是中國車?”

  2003年全國兩會期間,他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再次提及造車夢,“做夢都想,但實力還不夠。等條件好了,一定做汽車。我這一代做不了,兒子也要做汽車。”

  為實現這個夢想,魯冠球一直循序漸進,穩扎穩打。除了堅守汽車零部件制造的核心業務,早在1999年就成立電動汽車項目組,定下了“電池—電機—電控—電動汽車”的發展路線。隨后幾年,萬向逐步研發出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聚合物鋰離子動力電池等,并研制出電動轎車、電動公交車。魯冠球曾說:“很想做大事,但是實力不夠,只能從小事做起。”造出屬于中國人自己的整車,并且是新能源汽車,一直是他心心念念的“大事”。

  2016年,萬向集團還曾宣布,今后5-7年間,計劃投資2000億元,建設面積為8.42平方公里的萬向創新聚能城,這其中,新能源汽車占據著重要的份額。令人欣慰的是,2016年12月15日,萬向集團“年產50000輛增程式純電動乘用車項目”正式獲國家發改委批準,成為國內第6家成功拿到獨立新能源汽車生產資質的企業。魯冠球終于圓夢。

  

  堅守48年的企業家精神

  在工作之余,魯冠球把很多時間花在讀書和學習上。他的文化水平只有小學畢業,可終其一生都保持著學習的習慣。魯冠球有一位秘書,每天專門為他準備剪報和資料。在大學教授的輔導下,魯冠球提出了“企業利益共同體”的新概念,在一篇發表在《求是》上的文章中,他直言:“國營企業的整體素質比鄉鎮企業高,技術力量比鄉鎮企業強,為什么有些國營企業經濟效益反而低于鄉鎮企業?我認為,主要是因為相當一部分國營企業在推行承包責任制的實踐中,并沒有真正解決兩權分離的問題,在分配形式上沒有徹底打破‘大鍋飯’,還沒有確立職工在企業中的主人翁地位。而鄉鎮企業在這些方面有明顯的優勢。”

  1988年10月8日,在北京召開的全國經濟體制改革理論研討會上,魯冠球發言:“承包應該是全權承包,應該將自主權充分地交給企業,如果沒有人事權、投資權,企業就無法到市場上去競爭,無法打入國際市場。”

  魯冠球已經看到了承包制的局限性,它無法從根本上解決職工及經營者對資產的終極要求。他所經營的萬向節廠在資產關系上屬于他所在的寧圍鄉政府,盡管他以強勢的作風擁有絕對的領導權,但是,誰也不能保證在某一天,鄉政府以一紙公文就讓他卷鋪蓋走人——這樣的故事將在后來的十多年里一再地上演。

  于是,從“企業利益共同體”這個概念出發,魯冠球進而提出了“花錢買不管”。他將萬向節廠的凈資產評估為1500萬元,然后與鎮政府談判,提出將其中的 750萬元歸鄉政府,其余歸“廠集體”所有,鄉政府的利益以基數定額、逐年遞增的上繳利潤來體現。

  魯冠球一直不把自己定義為商人,而是企業家。兩者是有區別的。“企業家要賺錢,但不做錢的奴隸。企業家注定是要創造、奉獻、犧牲的。”他生前接受采訪時曾說,“真正的企業家都是奉獻,都是在為社會工作。如果在為自己工作,那就不是真正的企業家。”

  魯冠球喜歡鉆研,但相比于“成功學”,他更樂于鉆研“失敗學”。研究過許多失敗案例后,他得出結論:做企業,最難抵抗的,是高利潤的誘惑。于是,他給萬向設置了三條投資禁忌:暴利行業不做,千家萬戶能做的不做,國家禁止的不做。“有許多企業家,不管是民營企業還是國有企業,在一個企業居于高位幾年、十幾年之后,可能會高度膨脹,對企業失察,企業就會出現問題,原因就是他不夠冷靜,超越了自己的能力。”魯冠球曾總結到。

  2017年1月,萬向集團召開總結表彰會,魯冠球講話時再次強調了誠信與責任,“言不信者,行不果。有誠信,萬向才有今天,失去誠信就是失去未來。過去,企業承擔社會責任是美德;現在,企業承擔社會責任是必須。企業承擔了責任,社會才需要你,所以,堅守社會責任,就是堅守企業生命。”

  相比宗慶后、柳傳志、任正非等同齡人,魯冠球成名更早,1992年掛牌的萬向集團,是共和國歷史上第一批真正意義上的中國民營企業,而他是這家企業48年以來始終不變的管理者。

  魯冠球敢想敢干,善于把握時代脈搏,并讓自己的創業步伐與之同頻共振。過去的近半個世紀,任歲月更迭,魯冠球和他締造的萬向帝國始終屹立潮頭不倒。“常青樹”、“不倒翁”,這是對他最常見的兩個形容詞,歷經“文化大革命”、改革開放、中國入世,以及經濟危機,這位自稱“從田野走向世界的中國農民的兒子”,是過去50年中國經濟發展的親歷者和創造者,更是一位具有時代意義的遠見者和弄潮兒。

  2017年7月8日,是萬向集團創立48周年紀念日。已在病榻上的魯冠球依舊通過視頻致了辭。他勉勵萬向員工要走出“舒適區”,從零開始,去掉光環,再立新功,要勇立潮頭,做創造歷史的勇敢者。短短幾句話,是魯冠球對萬向員工的鞭策,也是他一生的總結。“戰士的終點,就是墳墓。”魯冠球的人生傳奇畫上句號,但他身上愛國敬業、創新發展、追求卓越、服務社會……的企業家精神生生不息。

版權聲明:未經中華兒女新聞網授權,嚴禁轉載

熱門排行
推薦文章